选择语言:
一年为何会弃掉这么多电?
2015-12-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197          作者:未知
  • 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在2014年的发电量中,火电的发电量占到了75.2%,包括水、风、核、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发电比重则为24.8%左右。2014年全国发电量为54320亿千瓦时,同比上升5.09%,其中火力发电41851亿千瓦时,同比微涨0.17%,其余增量几乎全部来自于水电,同比增长24.61%。

    这意味着,被寄予厚望的光伏、风电等清洁能源在发电总量中占比几乎原地踏步。

    “中国弃掉的电量相当于比较小的中等发展中国家一年的用电量。”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曾在“JIC投资沙龙:绿色信托从0到1”活动期间直言,2014年风电、水电等领域都在大量弃电。

    造成新能源发电难以并网造成能源结构“体制化”弊端在于电价。过去十多年来,伴随油改、气改、煤改进程不断加速,成品油、天然气、煤炭三大主要能源资源大宗产品的价格已经趋于市场化,甚至在煤炭领域早已出现白热化竞争。但中国能源领域最核心的另一个板块——电力的价格迄今处于管制之中,在此背景下,中国出台了种类繁多的电力价格及补贴体系。

    “这就是中国能源改革的现状,电价仍然高度管制,而用来发电的煤炭、天然气、燃料油及其他大宗商品价格已经接近完全放开。”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高世宪明确表示,国家正在全面支持可再生能源向以煤炭为主导的火力发电形式发起全面挑战。

    此次苏州会议期间发布了8点共识和6点倡议组成的苏州宣言。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总干事阿德南˙阿明表示,能源转型需要大力控制并削减化石能源消费,特别是煤炭消费。

    他还指出,放眼全球,电力系统转型是能源转型的重要领域,中国应积极推进以可再生能源发电替代化石能源发电、以电力消费替代终端化石能源消费,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利用比例,加快电力系统的智能化管理水平。

    “毫无疑问,这一共识得以发布,也说明中国于2015年全面开启的电改进程正在全面提速。”与会的多位新能源类企业家表示,《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新电改”)自今年3月下发后,就意味中国最后一个能源资源类大宗商品价格管制的坚冰即将消融。

    “新电改首先要改的就是供给侧无法上网的问题,很多风电、光电等低碳绿色资源无法及时消纳,而这些新能源又高度依赖政府补贴,上不来网,就会严重打击新能源的发展热情和速度。”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在主持可再生能源与电力转型分论坛时发表的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国网能源研究院副院长蒋莉萍的高度认同。

    “新电改意味中国正在从供给侧打破电力垄断,现实中,我国在新能源领域已经取得了长足发展,我们的供给侧改革也正在围绕这些市场领域逐步打开。”史立山表示,“苏州宣言”中专门提及的中国部分,肯定了中国在风电、光伏和太阳能热利用等新能源应用领域的成绩,也间接表明了中国政府把电力改革作为下一阶段能源改革重心工作的态度和决心。

    蒋莉萍称,电力行业处于能源转型的重要位置,也是推动转型的关键环节,决定着中国能源转型的效果及成功与否。

    她预计,2030年前后,非化石能源将接棒化石能源成为主导发电能源,届时,现有的火力发电体系将基本沦为调峰电源。

    “尽管可再生能源高度依赖财政补贴,但在全球减碳大潮之下,中国要向低碳发展,还是需要力挺可再生能源。”中国工程院院士周孝信指出。

版权所有©2015-2016      北京安必信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京ICP备12044407号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南邵镇张各庄工业园区  邮编:102200   电话:010-60730592  传真:010-60730692